当前位置:首页 > 说说大全>内容

[悬疑故事] 第二个针眼

作者:散文欣赏 日期:2021-08-06 02:27:47 浏览:1996分类:伤感文章

 一

当黄美婷站在程世伟的面前时,程世伟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又低头看了看简历,说:“黄美女,你还学过专业的医学护理吗?”

黄美婷点点头:“是的,我有专业的医学护理证书。”

“就是你了。”程世伟说。

黄美婷暗暗松了一口气。于是,她坐上了程世伟的车。走进了别墅,程世伟将黄美婷带进一间豪华的卧室,然而极不协调的是,房间里躺着一个因患了中风而偏瘫的老人。黄美婷不由得暗暗心惊,她没想到脑中风后遗症会有这么严重的症状:口歪眼斜,半身僵硬,半身痉挛……可能是为了去除房间里的异味,房间里的熏香器中燃着檀香。

程世伟指着床上的老人对黄美婷说:“这是我爸爸程正阳。半年前他患了脑中风,希望你有足够的耐心……”

黄美婷点点头,说:“没问题。”“谢谢你,黄美女!我刚从国外回来,正在筹建一个公司,所以家里的一切全都拜托你了。”他把床头柜上放的那些药品的服用方法介绍了一遍,然后留下一些钱,就匆匆离开了。

看着程世伟的背影,黄美婷的脸上慢慢地浮出一丝冷笑。程世伟做梦也不可能想到,她并不是第一次走进这栋别墅,半年前的她还住在这栋别墅里!

这时,床上的程正阳醒了。黄美婷走到床边,把脸凑了上去,冷冷地问:“你还认不认识我?”

程正阳愣了一下,恐惧地叫起来,拼命想动弹。然而,他的左半边身子是僵硬的青年文摘,嘴里也无法吐出一个清晰的音节—脑中风让他失语了!

黄美婷冷冷地看着他,说:“我要把你欠我的全都讨回来!”

听着黄美婷的话,他停止了狂躁,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黄美婷在床头坐下来,继续说:“来吧,让我来帮你回忆一下你到底欠了我多少吧。没错,你是这个城市最著名的脑外科专家,你曾经创下了1000例开颅手术无一失手的神话纪录,但是就在你进行第1001例手术的时候,你却意外地‘失手’了,让我爸爸、那个原本不会有生命危险的病人死在了手术台上。你利用职业的优势,轻轻一刀,杀人于无形,既消灭了情敌,又如愿得到了情妇。之后,你离开医学界,把我们母女领回家,承诺会照顾我们一生,这又让你赢得了一个大仁大义的好名声。想想,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

床上的程正阳突然又睁开眼睛,嘴里“唔唔”地叫了起来,努力抬起还能勉强活动的右手,朝一个方向指去,但因为力气不够,他的手很快就无力地垂了下去。

黄美婷继续说下去:“虽然我妈妈在进你家不到两年就死了,但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对我好,那个时候的我真的已经忘记了仇恨。但是我却不知道原来你还有个儿子在国外,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回来的前夕,你随便给我一笔钱,就把我扫地出门了。”泪水从她的眼眶涌了出来。

程正阳终于彻底安静了下来,但表情仍然恐惧而绝望。



在黄美婷的“护理”下,程正阳开始很配合地吃药。随后的几天,程世伟只来过一次,他对父亲的突然安静感到十分满意,并且说他正在积极为父亲联系一家国外的医院,过段时间就把父亲送过去治疗。听了他的话,黄美婷在心里冷笑,她是不会让程正阳等到那一天的!

程世伟走后,黄美婷走进另一个房间—她曾经的卧室。这个房间保持着她离开时的模样,所有的摆设都没有动过。

那个时候的黄美婷并不知道,妈妈爱的其实并不是爸爸。直到爸爸死后,她才知道,原来妈妈的生活中一直还有另外一个男人存在,那个男人就是程正阳!

跟着妈妈到程正阳家才几个月,她就查出了这个恶毒的真相。后来,妈妈因病去世,程正阳的事业虽越来越成功,却一直没有再娶,对她一如既往地好。只可惜,她还是尝到了被抛弃的滋味……

黄美婷无声地哭了出来。很久很久之后,她停止了哭泣,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小玻璃瓶,里面是淡青色的液体。

这天,黄美婷到附近的超市去采购生活用品。刚走出超市,她和一个有几分面熟的男人打了个照面,那男人刚想说什么,黄美婷却连忙低下头,匆匆地离开了。

回到家中,程正阳在睡觉。黄美婷随手从书架上拿起一本影集翻了起来。突然,她的手停止了翻动,眼睛盯着一张照片,那是在超市门口见到的那个男人,下面还标注着名字:律师钟一哲!

黄美婷脑袋里顿时有些乱纷纷的。她隐隐感到,钟一哲的出现可能会打乱自己的计划。她心烦意乱地丢下影集。

晚上,程世伟回来了。看过程正阳后,他高兴地说:“黄美女,还是你有招,医生说过,他不再狂躁就表示他的病情在好转。”

听了这话,黄美婷心里不禁“咯噔”一下:莫非程正阳的病还真有康复的希望?她开始考虑要不要提前实施自己的计划。

吃过晚饭,程世伟又出去了。黄美婷走进程正阳的卧室。程正阳仿佛预感到了什么,望着黄美婷一步一步走近,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和哀伤。程正阳突然使劲扭动起来,嘴里“唔唔”地叫着,颤颤巍巍地抬起手,指着天花板。黄美婷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你不要怪我,这是你亲手种下的苦果,你必须去亲口品尝。”她的手上攥着一支小号注射器,里面是浑浊的淡青色液体,说道:“这是产自非洲的一种神秘植物的汁液,我花高价买来的,它的神奇之处就是能致人迅速死亡,但又检测不出任何毒性。”她像是怕自己反悔似的,针头猛地扎了下去……

拔掉注射器,黄美婷顾不得观察程正阳的反应,慌乱地逃出了别墅。



逃出别墅后,黄美婷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里躲了起来。她的心里存着一丝侥幸,警察不一定能找到自己。因为根本没有黄美婷这个人,这个名字是她虚构出来的,她身份证上的名字叫冯紫薇。

然而,仅仅过了三天,警察还是把她从人海中揪了出来,她这才确认,程正阳真的死了,原来那种植物的汁液真的能够杀死人,但同时还能检测出毒性。

审讯室里,冯紫薇无法否认,因为警方的证据很充分。证据是程世伟提供的,为了防范家政护理员手脚不干净,他在所有的房间都装了针***头。于是,冯紫薇的一举一动都被摄像头如实拍了下来。

冯紫薇坦白了一切,然后就静静地等待法律对她的制裁。然而,一个星期之后,她突然被放了出来。程正阳死了,但并非死于那种所谓的植物汁液,而是死于含有剧毒的***。警方在尸检过程中,意外地发现程正阳的身体上竟然有两个针眼。换句话说,在冯紫薇注射过那一针植物汁液后,又有人给程正阳注射了***。而注射这致命一针的人竟是程世伟!

程世伟为什么要杀死程正阳?冯紫薇惊诧不已,律师钟一哲替她解开了所有的疑惑:程世伟并不是程正阳的儿子,而是他的侄子。因为程正阳当年开始商业投资的资本中有程世伟爸爸的一部分股份,所以这次程世伟是专程回来分家的。程正阳了解程世伟是个为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为了不让冯紫薇遭到伤害,在他回来前夕,程正阳狠心赶走了冯紫薇,打算摆平此事后再把冯紫薇接回来。但是他还是低估了程世伟的贪心,程世伟觊觎的是他的全部家产。在遭到他拒绝后,程世伟把从国外带回来的能致人脑中风的“檀香”给他用上了,成功地让他患上了脑中风。程世伟知道冯紫薇的存在,他担心冯紫薇的名字会出现在程正阳的遗嘱上,于是就想方设法除掉这个可能跟他争遗产的人,一箭双雕……但是他发现冯紫薇给程正阳注射的并非毒药,只好重新给程正阳注射了***……

听完这一切,冯紫薇呆了半天:“真可笑,他怎么可能把遗产分给我!”

钟一哲叹口气说:“他的别墅以及大部分财产都留给了你。”说完,他把遗嘱递给冯紫薇。

看着遗嘱,冯紫薇感到难以置信:“他为什么要把遗产留给我?”

“因为你是他的亲生女儿!早在你妈妈出嫁前,他们就是青梅竹马的恋人,而且还有了你,可你妈妈却屈从了父母的压力和他分手了。他没有再娶,一直在等着你妈妈。还有,你爸爸在手术过程中并没有私心,手术现场的录像证明他并没有出错,而是因为病人颅内的情况实在太复杂了,也就是说,他虽然尽了力,但没能抢救回病人的生命。”

冯紫薇呆住了。钟一哲接着说:“你还记得他最后的动作吗?他指天花板就是想提醒你,天花板上有摄像头。他本来委托我帮忙照看你,但是你一离开家就失去了消息,这半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你……”

听着钟一哲的话,冯紫薇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慢慢地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