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说说大全>内容

以美为主题的优美句子_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 ***之偷情宝鉴

作者:美文诵读 日期:2021-07-16 02:26:50 浏览:1969分类:伤感文章

再次回到病房,林雪梅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那冷漠,取而代之的是充满笑容的俊脸,而且,就连称呼也变了“文龙,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

这话听得李文龙一愣一愣的,这是从林雪梅口中说出来的吗?掐一把大腿,感觉到疼痛的时候才知道对方这是真的。

“林总,都是我不好……”人家给了台阶,自己就得学会下去,如果在一味的不知道深浅,那这几年兵可就是白当了。

以美为主题的优美句子“刚才医生过来说了,我们明天就能出院了。”林雪梅掩饰不住心中的兴奋,这个地方,她真的呆够了,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天,她却感觉如两年那样漫长。

“真的?”欣喜的同时,李文龙竟然感觉有些失落。

回到单位,林雪梅依然会恢复以前的冰冷,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她这张俊美绝伦的俏脸,也许,到时候就会是永久的奢望了吧!

接下来的一天一夜的时候,两个人之间少了些许的冷漠,多了一份温情,虽然对于李文龙看了自己私密处一事依然耿耿于怀,林雪梅却再也没有刁难李文龙,毕竟,那是对方的无心之举。

因为林雪梅的转变,李文龙更是感觉日子过得飞快,转眼间,已经到了要离开的时间。

办理完了出院手续,李文龙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搬运到车上,车子刚刚发动,却又碰到了一辆无论是李文龙还是林雪梅都不愿意见到的车子。

因为,魏大鹏的那辆帕萨特正在迎面驶来。

“林总,怎么办?”李文龙紧张的问道。

“就说我们来看病人了。”林雪梅冷冷的说道,因为孔原的原因,她对这个魏大鹏也没有多少的好感。

对方的车门打开,孔原面露笑容的在车上下来,还不时的拿手指当梳子,梳理着头顶上那本就为数不多的几根毛发。

这一幕看在林雪梅眼里,简直比吃了苍蝇还难受,对方已经看到了自己,如果再装作视而不见显然是不合适的,虽然心中憎恨无比,林雪梅还是强忍着厌恶打开了车门。

“雪梅,你这是?”孔原佯装惊奇的问到。

“我来看个病人,不知道孔总大老远的跑来又为何事?”林雪梅冷冷地说到。

“我听说你……”看见林雪梅冷冷的表情,孔原立马把剩下的后半句咽了回去,到底是当领导的,这反应速度还是很快的“我一个朋友在这里住院呢以美为主题的优美句子,我过来看看。”

“那你快去吧!”林雪梅冷哼一声打开车门上车,吩咐李文龙驾车扬长而去。

“妈拉个巴子。”看着远去的车子,孔原恨恨的骂了一句“到底还是来晚了。”

通过自己的眼线,孔原到底还是知道了林雪梅在此住院本来想过来展示一下柔情蜜意的,谁曾想却是晚了一步,恨恨的上车,瓮声瓮气的吼了一句:“回去”

魏大鹏不敢答话,发动车子小心翼翼的驶出了医院的大门。

“***不能快点啊?”孔原的郁闷全都发泄到了魏大鹏的身上,虽然有百般委屈,魏大鹏却是不敢吭一声,一来,这个职业给他带来了不少的灰色收入,同时他给他带了无尽的风光,在这样一个小县城,给一个单位一把手开车也是十分荣耀的事情,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他一直压在心底,那就是,他对某个人产生了想法,虽然还处于单相思阶段。

“是”脚踩油门,车子忽的一下窜了出去,魏大鹏本来就属于飞车党一类的人物,刚才之所以慢吞吞的不过是因为看到老板的心情不好罢了,得到了指令,这还不把车子开得飞快?

时间不长,就追上又超过了李文龙的车子。

“开这么快干什么?急着去投胎啊?”再次招来骂声,魏大鹏真的无语了,快也不是慢也不是,当他看到孔原不时扭转身子看向后面李文龙那车子的时候,心中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怎么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呢?怎么就能忘记了孔老板对林总的心思呢?想到这里,魏大鹏赶紧松了松油门,待到李文龙的车子过去之后,开始稳稳地跟在李文龙的后面,果然,孔原再也没有出口骂人。

“中午安排一下饭,通知中层以上的成员参加。”孔原拿出手机拨通了沈建的电话,这些人中大部分都知道自己对林雪梅的想法,想来肯定会给自己制造机会的,到时候……孔原似乎已经看到林雪梅正往自己的怀中倒来。

接完沈建的电话,林雪梅啪的一下把手机扔到了座位上,本来就不怎么高兴的的脸变得更加的阴沉。十五分钟后,车子进了县城:“林总,我们……”

“先送我回家,中午单位上有个活动,你一起参加。”林雪梅面无表情的说到。

“是”回答的同时,李文龙暗暗的骂了一句:这女人真是善变,刚刚还好好地,这一会儿就晴转大雨了。因为来过一次,李文龙很熟练的来到林雪梅的楼下,本来想在下面等的,看看那几个包包,李文龙还是熄掉车子提上几个包包跟在林雪梅的后面上了楼,来到门口,林雪梅并没有急于开门,而是看了看李文龙。

愣了一下,李文龙马上反应过来:“林总,我去下面等您!”把手中的包包放到地上,李文龙下了楼。

“去祥云”半小时后,林雪梅下楼钻进了车里,透过后视镜,李文龙看了看后面的林雪梅,感觉一股鼻血上涌,原来,林雪梅已经换了一套工作装,乖乖,这是何等的蛊惑?

祥云是个吃饭的地方,李文龙退伍之后曾经跟战友们在那里吃过一顿饭诗歌朗诵《追逐梦想》,环境好,价格高,不过,菜的味道确实不错,而且服务员的态度也很是不错,上次是占了一个战友的光,因为他老爹是城中村的村支书,家里的钱都可以用来当床垫子了,吃饭自然要去高档的酒庄,没想到,时隔几个月,又能再次光顾那令人神往的地方了。

“是”答应一声,李文龙发动车子向祥云进发。车子在祥云门口停下,待到林雪梅下车之后,一个华丽的转身,李文龙向车位驶去,停好车子,李文龙晃晃悠悠的进了饭店的大堂。刚想去前台问问包间在几楼,却听到传来一声尖叫,寻声看去,却发现林雪梅正跌坐在电梯门口,旁边一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正叼着烟嘟囔着什么。

“林总”李文龙一个箭步窜过去见林雪梅正捂着右脚跌坐在那里,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她这时两腿弯曲,并没有完全并拢,某些场景尽收李文龙的眼底,这个时候,李文龙才知道为什么那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在看什么了,感情是这林总一不小心给走光了。

“靠,还让不让人活!”李文龙扭头看去,却见那个叼烟的小青年正一动不动的盯着林雪梅看,而且嘴角还留着哈喇子。再看林雪梅,那张俏美的脸已经丧失了原有的本色。

“还不扶我起来?”见李文龙依然傻愣在那里,林雪梅怒吼了一声。

“啊,哦!”李文龙赶紧把手伸向林雪梅,同时向身边的小青年瞪了一眼:“看什么看,滚开!”

“妈的,哪里来的小白脸,也敢管老子的事。”小青年把眼睛一瞪,一口唾沫吐到地上“老子就是看上他了,你说怎么着吧!”说着话,还伸手往林雪梅的肩上拍了过去。

李文龙单手扶住刚刚站起来的林雪梅,另一只手火速伸出,在那人的手掌就要触碰到林雪梅肩膀的时候扣在了那人的手腕上,双眼冷冷的盯着他:“识相的给我快点滚。”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却被腕上传来的痛感给压了回去。冷冷的瞥了那人一眼,林雪梅的嘴角扯了扯,轻轻地对李文龙说道:“送我回家。”

李文龙冷哼一声,抓住那人手腕的手稍一用力,将那男人推得后退了几步,然后扶起林雪梅就要往外走。

“站住”没想到那人不知好歹的又堵了上来:“说走就走,你以为这是你家啊?识相点的给我跪倒地上磕三个头,然后再让这位美女陪我喝一杯,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嘿嘿,我喜……”‘欢’字还没有出口,却听见啪的一声传来。

“嘴巴放干净点。”从小到大,李文龙最不喜欢的就是嘴巴不干净的人。

“你敢打我?”小青年彻底急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竟然主动扑向李文龙。此时的李文龙,已经扶着林雪梅准备离开,料定这小子会来这么一下子,头也没回,右脚猛的一个回踢,然后迅速的撤回,刚刚想要近身的小伙子跟地面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不等对方再有什么反应,李文龙扶着林雪梅快步向外走去,并不是他惧怕对方,而是林雪梅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不希望被别人看到,唯一能做的就是以后寻找合适的机会再好好的收拾那人一顿。
“林总,您没事吧?!”李文龙看着林雪梅那近乎扭曲的脸。“我的脚可能崴了,送我回家。”林雪梅忍着痛说到。重又回到明珠花园,李文龙扶着林雪梅来到楼道门口,看看台阶,林雪梅一下子傻了:自家的楼层实在是有些高,平日里上去都累的气喘吁吁的,现在这状态的可怎么上楼?

“这……这可怎么办?”林雪梅一脸的愁容,自己这几天怎么这么点背?

“林总,要不,我背您上去。”李文龙咬咬牙说到。林雪梅看了看李文龙,有些许的犹豫,却也没有拒绝。

李文龙看了看林雪梅的表情,不拒绝就是同意了,估计这答应的话语她也说不出来,怎么说也是男女有别,扶着林雪梅来到楼梯旁,待到林雪梅上了两级台阶之后,又帮她把身子调转过来,李文龙这才下到最下面弯了弯腰,示意林雪梅可以上来了。

犹豫了片刻,林雪梅张开双臂搭在了李文龙的肩膀上。感觉到林雪梅的身子伏在自己的背上,李文龙的心跳一阵加速,虽然没有秀发拂过的感觉,李文龙却感觉到了林雪梅的吐气如兰,虽然林雪梅一直在用力压抑着自己。

想起那天见到的一切,李文龙心中一阵悸动,更是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两只手条件反射般的附在了林雪梅那圆滚紧绷的腿上,然后转身抬脚开始上楼。

伏在李文龙的背上,林雪梅心中的那份羞愧根本就没办法提了,短短几天的功夫,先是被他看了自己的那里,又被他以这样的姿势背自己上楼,这要说出去,还有脸见人吗?

要知道,从小到大还没有一个男人敢对自己这样,不过,感觉到李文龙的手并没有趁机揩油,林雪梅的羞愧感倒也减掉了几分,心下暗道,这个小李倒还算老实实在,而且看刚才的事情,也真的有几分男人的气魄,自己那天真的不应该捉弄他!

如果李文龙能获悉此刻林雪梅心中的动向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得意的闭不拢嘴,只是林雪梅不知道,这个时候的李文龙,已经在心猿意马了,犹豫林雪梅穿的是套装,再加上这上下一颠簸,那腿可就不知不觉的给露出来了,虽然并没有刻意去捕捉,李文龙还是感觉出了这肉与肉之间的亲密接触,好在这个时候的李文龙一直都是在弓着身子前行,否则,那尴尬可真是要一览无遗了。到了六楼,李文龙轻轻的把林雪梅放下,呆在一边等着林雪梅开门,离开李文龙的身体之后,林雪梅佯装不经意的瞥一眼李文龙,双目对视的瞬间,却见李文龙的脸忽的一下红起来,林雪梅心中顿觉一阵好笑,这人还挺小脸的,再看李文龙,却是大气都没喘一口,林雪梅的心中又多了几分惊奇,他这体力也好的有点过分了吧?

林雪梅吃惊的同时,李文龙却感觉到一丝羞愧,这么长时间不锻炼,这爬楼的功夫似乎逊色了不少。

当年,李文龙在部队上参加集训的时候曾经有过这么一段经历,不知道当时负责集训的教官是不是有这么一个特殊的癖好,那就是让他手下的兵没事练爬楼,而他自己却是乘坐电梯来监督,更为过分的要求便是,他乘电梯到达顶楼的时候,李文龙他们必须也要达到,同时间或是早一点到了的,可是休息一场,没达到要求的,加罚一场。

几天下来,李文龙突然发现了这么一个漏洞,那就是如果有谁能赶在教官前面在每一层的电梯门上摁那么一下,那电梯的速度就能慢下来,而他们获胜的几率也就大了许多。

想到了,就付诸于行动,最终结果却是,行动刚刚进行到一半便被教官发觉了,迎接李文龙的便是更高境界的惩罚:背着教官爬楼。教官那身板,那可是一百六七十斤啊,相比较而言,林雪梅这百十斤的体重可就真的不算什么了。

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林雪梅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发现李文龙的站姿有点别扭,两腿夹得紧不说,屁股还总往后翘着,为了弄明白,林雪梅特意转身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落点正好在李文龙那里,得到了答案,林雪梅的小脸也被羞得通红,心中却有了异样的感觉。想什么呢?轻轻地呸呸了两口,林雪梅拧动钥匙打开了房门,鞋也没得及换便一瘸一扭的进到客厅蹲坐到了沙发上,看看门口没什么反应,这才小声说道:“进来吧!”

得到了允许,李文龙这才哈着腰进到客厅。

“小李,坐吧!我给你倒水喝。”说着话,林雪梅就要起身,刚想迈步却又啊的一声跌回到沙发上“我的脚……”

“林总,我不渴,还是先看看你的脚吧!”李文龙低身走了过去“如果是单纯的崴伤没关系,真要是伤到筋骨就有点麻烦了。”

“你还会这个?”林雪梅一脸的不相信,心中暗暗嘀咕,莫不是这小子要趁机揩油吧?“以前当兵训练的时候经常有这伤那伤的,久病成医了。”李文龙挠着后脑勺说到。想想刚才的表现,林雪梅也觉得李文龙应该不会借机揩油,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把脚伸了出去“谢谢你了”。

“不客气”李文龙盘腿在林雪梅的面前坐下,将那只崴伤的脚提起放到自己的腿上,脱去那双高跟鞋,手掌轻轻地附在了那脚踝之上,阵阵体香钻进李文龙的鼻孔里,再加上真真切切的感受,李文龙感觉一阵眩晕,下意识的抬眼看去,却见林雪梅已经把羞红的脸扭向一边。

目光收回的瞬间,李文龙却看到让他晕的一幕。两人现在的姿势本就是一高一低,林雪梅身体某个地方的风光全部纳入了李文龙的视野之内,眼里有看的,手上有抚的,心里有想的,李文龙有点飘飘然不知其所以然了,那两只握着脚踝的手竟然不由自主的轻轻抚了一下。

林雪梅敏锐的觉察出了异常所在,轻轻抽了一下自己那搁在李文龙腿上的脚,同时轻轻咳嗽了一下,以便引起李文龙的注意。听到林雪梅那两声低沉的咳嗽,李文龙马上醒悟过来,自己刚才差点就成了趁机揩油的伪君子,赶紧收拢心神细细查看起来。

“林总,您只是不小心崴了一下,不会有什么事情的。”虽然实际情况比这要严重一些,李文龙却是不想让林雪梅太过担心。

“是吗?我怎么感觉这么疼呢?”林雪梅有些怀疑李文龙的实力了。

“就是有点扭伤,不碍事的。”李文龙轻轻的揉着林雪梅的伤处,用说话来转移林雪梅的注意力“林总,您买的这套房子多少钱啊?”

“一共花了……啊!”刚刚说了几个字,脚踝上却传来一阵猛烈的痛感,处于本能反应,林雪梅抬起另外一只脚踹向李文龙。

一个躲闪不及,李文龙的后脑勺跟地板来了一个热吻。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林雪梅惊呼一声起身想要把李文龙拉起来,却没有料到自己另一条还蜷在沙发上,一个不稳,整个身子结结实实的扑进了李文龙的怀里。后脑勺碰地的瞬间,李文龙刚刚暗道一声点背,没想到接下来软香在怀,只是,这软香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一惊之下,林雪梅低头狠狠的咬向了李文龙的脖子。

林雪梅低头的瞬间,李文龙还以为自己的春天来了,直到脖颈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感才知道那完全是异想天开,处于本能,李文龙那两只手却是抱得更紧了。

“够了没有,还不放开?”林雪梅的一声冷哼彻底让李文龙惊醒。慌忙松开抱着林雪梅的手:“林……林总,我不是故意的。”挣扎着战起来,林雪梅捋了捋额前的头发,看看李文龙腿间,抬起右脚狠狠的踩了下去……
“啊,不要……”李文龙迅速用双手护住了自己,真要挨上这么一脚,那自己还不断子绝孙啊?

好在只是虚惊一场,林雪梅并没有真的踩下来,顾不得穿鞋,林雪梅腾腾腾跑进卧室。

李文龙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里实在